• 第二十三届中国零售业博览会(CHINASHOP2023)将于2023年04月19日-21日在重庆国际博览中心举办!

营收下滑、再度转亏,“流血上市”的奈雪尚未回血

2022-09-05 16:07:11     来源:雷达财经 孟帅

8月的最后一天,奈雪的茶交出了自己上半年的成绩单。虽然奈雪的茶抢先同行一步登陆港股,但奈雪的茶交出的这份答卷有些惨淡。

财报显示,上半年奈雪的茶营收20.45亿元,同比下滑3.8%;经调整净亏损为2.49亿元,去年同期则盈利4820万元。

面对营收下滑、难以盈利的困境,奈雪的茶放缓了门店扩张的步伐,将门店的店型由标准茶饮店向PRO茶饮店转型。与此同时,奈雪的茶还上线了自动排班系统,并大力推广自动制茶设备,以求进一步达到降低人力成本率的目的。

面对市场上的激烈竞争,上半年奈雪的茶还加入“价格战”,通过降价和推出低价新品等形式,聚焦9元至29元这一价格区间的茶饮市场。不过,客单价的下滑,并没有给奈雪的茶换来明显的订单激增。

业绩亏损,市值折戟

头顶“新式茶饮第一股”的光环,奈雪的茶目前并未在资本市场上与其他对手相遇。然而,作为目前国内同行中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已经实现上市的公司,奈雪的茶的日子并没想象中的那般“滋润”。

去年6月30日,奈雪的茶正式登陆港股,彼时奈雪的茶冲击资本市场的行为,被外界称作“流血上市”。据奈雪的茶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奈雪的茶三年分别录得10.87亿元、25.02亿元、30.57亿元的营收。

营收屡屡攀上高峰的奈雪的茶,盈利之路却十分艰难。2018年至2020年的三年时间里,奈雪的茶的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5660万元、-1170万元和1664万元。2020年,奈雪的茶短暂“翻身”实现盈利,但上市后的2021年,奈雪的茶再度由盈转亏,同年的经调整净利润为-1.45亿元。

8月31日,奈雪的茶发布2022年的中期业绩公告。财报显示,上半年奈雪的茶收入整体下滑3.8%,从上年同期的21.26亿元下降至今年上半年的20.45亿元,这是奈雪的茶自上市以来首度出现营收下滑的状况,而上年同期奈雪的茶的营收增速高达80.2%。

收入下滑的同时,奈雪的茶的利润指标也不容乐观。上半年,奈雪的茶的经调整净亏损为2.49亿元,上年同期奈雪的茶经调整净利润为4820万元,同比转盈为亏。

奈雪的茶对此表示,上半年受到疫情的持续影响,大陆地区的消费转弱,集团门店的收入承受一定的压力,其中以奈雪的茶茶饮店较为密集的高线城市受到的干扰尤为明显。

分品牌来看,公司的绝大部分营收由奈雪的茶茶饮店贡献。财报显示,奈雪的茶、台盖及其他上半年取得的收入分别为18.78亿元、4372万元、1.23亿元,分别贡献了总营收的91.8%、2.2%及6%。其中,台盖品牌的表现较“拖后腿”,上半年台盖的门店经营利润为-406.7万元,经营利润率为-9.3%。

业绩平平的奈雪的茶,也没能迎来投资者的“好脸”。事实上,奈雪的茶自上市以来,其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上市当天,奈雪的茶便跌破发行价,此后奈雪的茶股价整体呈下行趋势。

截至9月1日收盘,奈雪的茶报收5.95港元/股,与上市首日18.86港元的开盘价相比,缩水近七成。奈雪的茶最新市值仅百亿港元出头,约为上市首日市值的1/3。

寄希望于PRO茶饮店,走“降本增效”之路

虽然奈雪的茶在财报中谈及疫情对于门店的运营造成一定的影响,但奈雪的茶并未停下开店的步伐,“有必要在现有市场进一步加大门店密度,培养客户的消费习惯,从而推动市场走向成熟”。

截至本报告期末,奈雪的茶在85个城市共拥有904间自营茶饮店。今年上半年奈雪的茶净增茶饮店87间,而2021年奈雪的茶净增的门店数量达到326家。

值得一提的是,奈雪的茶曾在上市之时的招股书中提到,计划于2021年、2022年在一线城市及新一线城市分别新开约300家、350家门店。然而,今年上半年及去年同期,奈雪的茶在前述地区新开的门店数分别为47家、61家。目前来看,奈雪的茶开店的步伐与预定的目标相去甚远。

雷达财经注意到,上半年奈雪的茶新开的茶饮店几乎全是PRO茶饮店,而现有的标准茶饮店在租约到期后或在商场或其他出租方许可的情况下,也将陆续转为PRO茶饮店。

据了解,PRO茶饮店是奈雪的茶于2020年底推出的新店型。相比标准茶饮店,PRO茶饮店移除了现场面包房区域,专注销售预制烘焙产品。这意味着,店员仅需简单加工便可为客户提供相应的商品。

奈雪的茶为何要大力推崇新店型的改革呢?这是因为奈雪的茶经分析验证后得出,在门店位置相同或类似时,标准茶饮店和PRO茶饮店两种类型的茶饮店收入基本一致,但PRO茶饮店却可以帮奈雪的茶在租金及人力成本上节省一定的费用,利于奈雪的茶以更少的店员高效运营和以较低的前期投入和具成本效益的方式迅速加密。

而这背后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在市场受到疫情影响整体不太景气的背景之下,奈雪的茶也走上了“降本增效”的道路。为了尽可能不影响自身版图扩张的计划,奈雪的茶将门店扩张的重任交给了PRO茶饮店,以此来较大程度地降低开新店的成本。

财报显示,员工成本和材料成本是奈雪的茶成本的主要支出。奈雪的茶上半年的员工成本为7.12亿元,占总收益的比重超过1/3,上年同期,奈雪的茶的员工成本为6.7亿元;上半年,奈雪的茶的材料成本为6.48亿元,占总收益的比重为31.7%。

为了有效控制人力成本,今年3月奈雪的茶还上线了自动排班系统,以帮助公司发现门店层面的人效提升点并采取优化措施。上线该系统后,奈雪的茶的第二季度人力成本出现明显的下降。

据奈雪的茶透露,第三季度末前,将按期完成自动制茶设备在门店的推广,届时可大幅降低对培训的依赖,并提升门店人力使用的灵活度。奈雪的茶的目标是在短期到中期,将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奈雪的茶门店层面人力成本率下降并稳定在20%以内。

与此同时,奈雪的茶进一步在租金层面控制成本。从今年年初开始,奈雪的茶公司便重新评估部分门店的租金成本率,并对部分门店寻求重新谈判租约等措施,目标在短期内将门店层面实际租金成本率维持在15%以内,并预计未来有小幅下降空间。

不过,目前来看,奈雪的茶的一系列的举措暂未给门店在利润率及单店销售额方面带来明显的提升。财报显示,2022年上半年,奈雪的茶茶饮店录得门店经营利润1.96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近一半,降幅为49.2%;上半年奈雪的茶茶饮店经营利润率为10.4%,同比也下降8.8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上半年奈雪的茶位于深圳、上海、广州、武汉、西安、北京等多个主要城市的若干同店,平均单店日销售额和门店的经营利润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

 

奈雪的茶对此则表示,在门店密度尚未达到合理的水准之前,由于门店相对稀疏,难以培养客户消费习惯,单店的日销售额将逐步下降;同时,由于持续拓张,新开门店占比相对更高,该等市场现有门店需为其招募和储备人员,对现有门店经营利润率造成压力。

降价没能换来销量猛增,还被指存在“套路”

雷达财经注意到,为了更好地抢占市场,上半年奈雪的茶推出降价策略,想以此在产品价格上更具竞争力。

今年3月,奈雪的茶宣布旗下经典产品大幅降价10元,产品最低9元起,并推出价格在9元至19元的“轻松”系列,奈雪的茶还承诺每月坚持上新低价产品。奈雪的茶的降价计划一经公布,价格在30元以上的产品消失在了奈雪的茶的菜单中。

彼时,奈雪的茶方面的相关人士表示,此次价格调整是品牌深入洞察消费者需求后做的决定,奈雪的茶希望在更宽的价格带中为消费者提供更轻松、丰富的选择。

事实上,奈雪的茶将产品定位在9元至29元的价格区间,或是意识到中端价格茶饮背后蕴藏的市场潜力。据智研咨询的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现制茶饮门店人均消费的价位中,10元至20元的茶饮产品在大众心目中的接受度最高,占比合计达到60.2%,超过一半以上。

奈雪的茶降价的打法,直接反映在上半年的客单价上。财报显示,上半年奈雪的茶茶饮店每笔订单的平均销售价值为36.7元,上年同期售出一笔的订单平均价格为43.5元,客单价同比下降了6.8元。

然而,奈雪的茶客单价的下降,并未有效地刺激到订单量的激增,反而上半年奈雪的茶每间茶饮店的平均每日订单量从488.9单下跌至346.2单,同比减少超过142单。

在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目前中式新茶饮已经接近饱和状态,行业红利也在逐渐消退,随着喜茶、奈雪的茶相继调价,“降价”或将成为未来茶饮市场的大趋势。他认为,像奈雪的茶这种头部品牌,其降价对于自身扩大消费人群,提高整体利润和规模都有一定的帮助。

值得一提的是,奈雪的茶推出的降价活动,还遭消费者质疑“套路满满”、并不“实在”。据媒体报道,不少消费者反映,虽然奈雪的茶价格进行了下调,但消费者买到手的饮品容量却缩水了。

有消费者举例说明奈雪的茶的降价“套路”,如650ml一杯的霸气西柚定价23元,500ml一杯的轻松西柚定价18元,折算下来两者的单价分别为0.035元/ml、0.036元/ml,相比之下并不划算。

值得关注的是,天眼查资料显示,奈雪的茶运营主体深圳市品道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在2021年11月,曾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短暂被列为经营异常。

有行业人士表示,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列入经营异常相当罕见。

对于奈雪的茶的后续发展,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

1655171499683765.jpg

1655172712965136.png